朱汉民:千年书院续弦歌

2019-05-15   总浏览:

    湖南日报记者 迟美桦

      ——台湾学者 若文

      ——朱汉民的博士生、湖南师范大学教授、岳麓书院教授 张国骥

     —— 湖南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唐浩明

    ——朱汉民的博士生、湖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 肖灿

     ——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 刘梦溪

    亲爱的朱老师,谢谢您的《儒学的多维视域》,我很享受阅读它。我一直在探讨《孟子》和他的心性概念,从您讨论《孟子》心性论与《大学》的关系,我受益匪浅。我对知道如何使用语言的学者,总是印象深刻。

    (湖南日报记者 迟美桦 整理)

    暮春的长沙总是有雨。4月的一个周日午后,雨中驱车去岳麓书院采访朱汉民先生。约好了下午3点钟到他的办公室,朱汉民先生电话里问我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他到门口接我。我说,我认得您。

    “人一生很短,做不了很多事情。我一生只做一件事情,就是致力于复兴岳麓书院。”这是朱汉民在很多场合说过的话。

     “望之俨然,即之也温”

    “一盏灯,一杯茶,一本书,一帮子学生。这是我的生活常态。”朱先生说,他的生活里,没有星期天节假日的概念。通常的日子,他都是过得按部就班:读书、写作,带学生,参加学术活动等。“不可闲谈废时”的院训,他遵守得最好。处理事务性的工作时,他也是速战速决,绝不将时间耗费在东拉西扯上。他常常独自一人爬山,他说许多问题都是在爬山时想通的。他也喜欢和书院同事、学生爬山,讨论一些学术问题。好几个博士生的论文框架,都是在山上边聊边解决的。汉堡大学亚非学院院长曾访问岳麓书院,看到朱先生将锻炼和学术结合起来的方式,非常欣赏,认为与古希腊学院的教学方式类似。

    朱汉民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考入湖南大学77级师资班。刚进大学时,老师曾领着全班同学参观了岳麓书院的遗址。那是他第一次踏入岳麓书院,印象深刻:一个沧桑、古老的院落,残垣断壁,成了一个大杂院式的职工宿舍,还搭建了一些歪七扭八的杂屋、鸡棚,却依稀存留些许文气。彼时的朱汉民,没有想到他的一生会与这所古老而残破的院落结缘。1982年初,大学毕业的朱汉民被分配到岳麓书院工作。朱汉民回忆,当年,他在一间很小的破屋子里办公,那是一个临时设立的修复办公室。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走进岳麓书院,传统庭院式建筑掩映在青山之中。如今已成为湖南大学一部分的岳麓书院,是国内唯一延续了传统书院之名的大学二级学院。书院内依旧书声琅琅,同学少年三三两两从身边经过。岳麓书院,千年弦歌不绝。千年历史长河中,担任“山长”的有数十位,任职20年以上的只有4位:罗典、欧阳厚均、丁善庆和朱汉民。

    “正是一代代关心教育事业,立志文化传承的儒家士大夫。他们不仅自己是寻梦人,更是他人的圆梦者。他们凭借自己对教育的热爱、对文化的使命、对时代的责任,为岳麓书院的建设、延续、发展做出了自己不朽的贡献。由于他们能够将自己的毕生心血献给了这所古老书院的教育事业,为一代代读书人圆了这个美丽的梦,并使这所千古而常新的书院具有强烈的文化吸引力、教育的融铸力、思想的创造力。”这是朱汉民在《书院梦》一文中的话。

    朱汉民教授的论著,行文清,成章简,理路重。大问题,轻出之。是儒之真知者。

    朱汉民说:“每一个读书人心中,都藏着一个美丽的梦想,有一个安顿精神的读书处。”他十分庆幸自己选择了一个可以专心读书、成就事业、安身立命的好地方。把岳麓书院打造成当代湖湘乃至中国、世界“文化高地”,做一个山间庭院“追梦人”,朱汉民乐在其中。

    朱汉民,男,1954年生,湖南邵阳人。1978年就读于湖南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湖南大学岳麓书院院长。著有《湖湘学派与岳麓书院》《圣王理想的幻灭》等。现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国学研究院院长,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湖南省社科联副主席、中华孔子学会理事会副会长、国际儒学联合会副理事长、中国书院协会会长等职。

    “记忆诠释不仅是回溯过去,更是面向未来。‘为往圣继绝学’,我们任重道远……”朱汉民的精彩讲座,被报以热烈的掌声。2019年4月28日下午,汨罗江畔,修复落成的屈子书院讲坛首场讲座暨启动仪式在此举行。朱汉民教授以“乡贤典范与湖湘人格”为题发表主题演讲,拉开屈子书院讲坛大幕。他说,欣喜地看到了又一座千年书院复兴,并坚信中国的教育改革与发展之路需要有中国传统的支撑,需要书院等中国方式的积极参与,如同他“安身立命”的岳麓书院一般。

上一篇:仁豪家居:用定制统揽整体家居

下一篇:山沟里的“小时尚” 这个农家乐能帮你“出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