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记者体验360行之【160】酿蜜人生

2019-05-15   总浏览:

在张炳畅的指导下,记者亲身体验了一下这项看起来最简单的工作。一手拿着一支取浆笔,一手开始挖蜂王浆。每一个蜂王浆条差不多有30多个蜡碗,每次不仅眼睛需要一直盯着这一个个小洞,还要重复夹虫、移虫的动作、把蜂王浆从一个小洞一个小洞的挖。看似单调重复的工作,记者挖了几下就有些累了。

“不好意思,久等了。我刚去给别人送蜂蜜了。”只见一位大爷健步如飞地向我走来,说话的就是养蜂人张炳畅,只见他头戴纱帽,皮肤黝黑,虽然已经70岁,但是依然精神熠熠,身板硬朗。

“以前小时候不懂事,因为父母常年外出,陪伴自己的时间很少,直到跟着父亲开始养蜂,才真正体会到家人的艰辛,自己的生活费都是他们通过劳动辛苦赚来的。”吕江临说,父母一辈子和蜜蜂打交道,放不下这些蜜蜂,现在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就是希望能继续把这个“甜蜜的事业”做下去。

“还是我来做吧。”张炳畅接过蜂王浆条,“等你这个速度,填满一瓶蜂王浆都要到下午了”,张炳畅打趣地说。

“每次走南闯北,在全国各地踏上一个又一个花的海洋,收获花的甜蜜果实,很有满足感。”吕江临告诉记者,这是一份先苦后甜的工作,我们也是“蜜蜂”,收获“蜂蜜”。 

虽然张炳畅的孩子并没有继续做着养蜂人的职业,但还有这样一些“蜂二代”在继续做着养蜂人这个工作。

带上纱帽后,记者跟随张炳畅来到蜂箱前,只见他熟练地打开蜂箱从中取出蜂王浆框,上面覆盖了密密麻麻的一层蜜蜂,随后用“蜂扫”把蜜蜂刷掉。

如今,7旬高龄的张炳畅依然坚持着养蜂人的工作,每天与蜜蜂为伴,平常除了养蜂采蜜,他还会出售自己培育的工蜂给农作物授蜜,提高农作物产量。

张炳畅说,他的徒弟基本都是五、六十岁。现在年轻人都不愿学,因为养蜂人的工作早上要很早起,晚上没有夜生活,成为一名养蜂人要学习的东西也有很多,至少要花1年多的时间,很多年轻人就图个新鲜来体验了一下,之前有个年轻的小伙来找我学,但没学多久就放弃了。

张炳畅告诉记者,他400多个蜂箱,每年能为他带来10万左右的收入。现在油菜花快开完了,接下去紫云英花要开了,他要去宁海采蜜,每年在家呆的时间很少。

每天重复这个工作枯燥吗?张炳畅听到记者的疑问,摇了摇头,“生活很充实,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不仅如此,养蜂也是靠天吃饭,下雨天不仅会影响花期,也让蜜蜂不能采蜜,而如果天气好,蜜蜂采蜜就很多。

这个时候一个农户找到张炳畅要买一瓶蜂王浆。随后记者跟随张炳畅到他放物品的地方,就是一个简陋的帐篷,里面有一张床,一些粗糙的桌凳。

”这么早就起来工作呀?”记者向张炳畅询问到。

而85后“蜂二代”吕江临让我们看到,一个年轻人在养蜂行业的传承与发展,他表示,会沿着父亲的道路,把这个行当干下去,把蜂蜜更好传播推广出去。

27岁开始养蜂,43年的时间里,张炳畅走南闯北,跑遍了大半个中国,花在哪,人就在哪,在外蜂箱就是所有家当,只能住在帐篷里,没有电视,没有朋友,每天只能和蜜蜂为伴,这样艰辛历程正是一代代养蜂人生活的写照。

“那你明天早上6点过来看吧。”张炳畅说,挖蜂王浆的流程比较繁琐,我们是每天早上制作。

体验地点:奉化某养蜂场

7年前,85后吕江临从父亲手里接过了养蜂场,开始走南闯北的生活。每次踏上追逐花期的旅途,他都要背上蜂箱、帐篷,全部家当重量都超过10吨,辛辛苦苦把蜜才回来。

为了更好地把自己家蜂蜜传播出去,他开始注册商标和品牌。并通过现在非常火的微信的方式推广。他也希望通过现在互联网的方式,把自家好的农产品更好推广。


四月,是花开的季节,江南的油菜花,开遍了漫山遍野,在这片金黄色的花田里,成群的蜜蜂漫天飞舞。每年这个时候,有这么一群人他们会悄悄地驻扎在花野边。他们一路追逐花期,哪有花开,哪就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在花丛中工作,花开人来,花落人走。他们的工作很甜蜜,他们的工作很辛苦,他们的工作就是和蜜蜂打交道,他们就是养蜂人,与蜜蜂相伴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带着好奇,记者走进了他们的工作。

张炳畅边说边带我到他工作的地方,在一大片油菜花周边的空地上放了四十多个蜂箱,很是壮观。蜜蜂嗡嗡地声音盘旋在头顶。

“这些小蜜蜂很勤劳,采完蜜就会回到蜂箱,在台基条上酿蜜。”张炳畅说,一个蜂箱有2万只蜜蜂,一次能酿出大约15斤蜂蜜。所以每天都要不定时查看这些台基条,蜂蜜满了就用摇蜜桶打出来。

体验职业:养蜂人

 

“不要害怕,它们在勤劳地工作,不会蛰你。”看到记者有些胆怯,张炳畅一边整理蜂箱,一边安慰记者,他打开蜂箱,把里面一排排台基条抽出看了看,又放进去,密密麻麻地蜜蜂簇拥在一起,有些飞到他的身上。

与蜂为伍 靠花安家

 

上一篇:浏阳以酿蜜为生计的村民想听一堂专业养蜂课

下一篇:泰顺:全力推进生态大搬迁 引领绿色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