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神蕴形现东方意象寻梦入画唤艺术本真

2019-05-20   总浏览:

  所以,鸥洋在创作中专注于性灵和心象的流露,作品中的物象被拆散打乱后又以美的规律重新熔铸,或组成抽象的意蕴,或构筑半具象的构成,朦胧中显现某种意象,虚无中泛起某种联想,并用色油相融渗化的朦胧感,明亮的色域组合,多质的肌理效果,展现出她对艺术、对生命的独特思考、体验和探索。对此,著名艺评家、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孙美兰曾表示:“鸥洋以其开放进取的观念,东方式自由创造的现代意识,选择中国文人画审美‘意象’为油画求变的核心,在艺术观念、艺术语言两方面发生巨变,突破了本世纪百年油画‘中西融合’的多种图式。”

  “我喜欢在艺术探索中寻找乐趣;从艺近七十年,‘意象油画’探索至今也三十来年了,似乎仍在路上。”已至耄耋的鸥洋,对“意象油画”的当代性探索,依旧奋力前行、步履不停,这或许是她那永不安分、永不满足、永具求知欲望、永远求新求变的性格使然,也更是发自那永远不老的艺术心灵。

  今年82岁高龄的鸥洋是中国当代艺坛著名的油画家、国画家和教育家。上世纪60年代起,鸥洋活跃于画坛,早期作品倾向具象写实,创作了轰动影响那个时代的《女民警》《雏鹰展翅》《新课堂》等经典作品,牢牢地确立了她在新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

  一直能如此单纯地创作和生活在当下是难能可贵的。杨缨没有过多地在作品中附加某种深刻的观念,而是彻底沉浸其中去感受生活,因此她作品中的放松与清新,带着独一无二的真挚情绪,饱含生命的激情。正如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牛克诚曾经评价的那样:“‘梦幻’在当下其实是很难得的,我们囿于俗事,变得‘梦无能’,这时有杨缨这样一个爱做梦的艺术家,她的作品将她的梦展现给大家,以艺术为艺术的姿态让观众看到这个世界的美,对我们的内心是一种慰藉。”

  独具个性,用执着探索意象油画之路

  的确,在父亲杨之光和母亲鸥洋的教导下,杨缨从小就接受科班训练,按理说会受到很多程式化的绘画方式的影响,但她的绘画语言超前而特别,努力通过自身的态度让艺术回到最初的本质,呈现了艺术的本真状态。她的生活就是她的艺术,两者之间几乎没有距离,一如幻觉、童话般的画面,正是她内心世界的视觉呈现。对此,尚辉认为,这些画作虽没有细致刻画人物面容与眼睛神态,但通过那些画面人物的肢体语言,却很能够表达青年艺术家对当代城市生活的鲜活感受。她的作品始终以表现愉悦、表现欢乐、表现这个时代青年人的精神理想为主题,这应当说是她表达的来自内心最真切的东西。所以,她的作品才会有“梦幻岛”:一座离我们越来越远的精神乐园。

  母女二人,两代艺术家,既血脉相连,又风格各异,她们在艺术上充满活力的探索,让我们看到了无限的潜能。

  杨缨:

  女儿杨缨在继承岭南画派传统技法的基础上,创造了属于自己的绘画语言。她的艺术世界充满了女孩般的纯真与梦幻,作品始终表现愉悦、表现欢乐,山水、植物、动物、女性都在她的“梦幻国度”中获得新生,饱含生命的温度和激情。

  近日,一场特别的母女二人双个展在广东美术馆举行。

  本次展出的鸥洋的大量作品创作于2017至2019年,而之前的作品则通过“艺术纪事”的方式呈现。在这些作品中,鸥洋也产生了新的想法和新的追求,“中国传统艺术将客观视为‘凭借’,已形成了隐喻象征性的审美习惯,赋予自然物人文的意义。最近,我试着用一种接地气的当代艺术表述,在油画作品中选用民众熟悉的题材、形象,将其放在现代抽象图式中,用中国传统习惯的隐喻方式,关注当代社会,诉说一些内心的感受。”比如作品《朋友圈的祝福》,画中的蜻蜓与枯萎莲蓬的对话,隐喻人文的关怀;在抽象空间里,一群拥挤在一起的小蜜蜂的作品《职场》,暗示城市上班一族的竞争状况。

  母亲鸥洋是杨之光先生的夫人,被称为“中国最早举起意象油画旗帜的人”。三十多年来,鸥洋大胆尝试,将具有中国传统审美内涵的文人画笔情意趣与西方印象派色彩相结合,同时吸收西方现代画派的形式,走出一条独具个人特色的当代油画东方之路,在国内外产生了重要影响。

  1985年,鸥洋师从法籍绘画大师赵无极,受其艺术思想影响,她开始寻找中国当代油画语言的东方之路,并首次提出“意象油画”这一称谓。鸥洋既崇拜西方大师的艺术,又不愿拾西方艺术的牙慧;她也崇尚老师赵无极抒情表现的抽象绘画,又不肯做一个小赵无极。她曾表示:“我渴望进行自我艺术变革,用自己的方式来思考,选择一种与心灵亲近的表达形式,建立自己的艺术语言,构建自己现代意味的意象世界”。

  如梦似幻,画中有座精神乐园

  在创作中,杨缨用绢本作画,采用岭南画派撞水、撞粉技法,吸收西方印象派色彩及现代绘画形式,最后呈现的是具有当代审美的作品。岭南画派的核心精神是创新和革新,而杨缨的绘画正传承着这种精神,尤其是在人物的塑造上,个人风格颇为明显,“她笔下的人物几乎没有勾线,也很少强调中国画骨法用笔,但写意用笔的特征却异常鲜明。也就是说,在杨缨的画作里有水彩画那种画水的清新、畅快与明丽,而这种轻快、靓丽又强调笔性的洒脱、笔触的意写,是水彩的别体没骨画法。她的人物形象不过多追求坚实的造型感,甚至明晰的形象,而是强调在绢上把色和水能够自然留住的一种形象痕迹,并通过撞粉、撞色和撞水来‘破坏’它的完整性,体现了现代主义那种意料之外的审美‘奇遇’。”尚辉说道。

上一篇:荣昌:2019“中国旅游日”主题活动 主打“人文”

下一篇:文博会上这些宝贝人气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