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桂园宁陕扶贫在路上:产业升级带动下的区域活化

2019-05-22   总浏览:

  周世红也表示,自己创立的品牌“风情谷”与碧桂园“碧乡”结合实现双联标,使得蜂蜜销量大增,去年双十一期间甚至一度断销,到春节前仍供应趋紧。

  无独有偶,在宁陕的另一个村子,绿宝合作社的创始人黄兴也采用“合作社+贫困户”的模式,来种植豆类等特色农产品。

  除了碧桂园,还有不少企业亦与宁陕政府合作,参与到宁陕脱贫行动当中。

  她指出,经济上的脱贫只是贫困治理的一个基础性层面,在精准扶贫过程中,乡村组织的内卷化、乡村社会的碎片化等,都加大了社会治理的难度。

  碧桂园宁陕扶贫路上产业升级带动下的区域活化

  在经济扶贫之后,如何实现整体区域的活化、安置社区的重建、生活方式的更新,则是更为深入和长久的话题。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宁陕未脱贫户劳动力有1157户1854人,其中有就业、创业意愿的贫困劳动力共1005户1580人。

  可期待的是,碧桂园庞大的社区和业主资源,可能为宁陕带来更多的客流量。

  经过五六年的实践,黄兴的合作社的土地规模达到了近4000亩,设立了4个站点,带动农户400多户,其中200多户为贫困户,2018年营业收入达到了近300万元。

  从精准扶贫到乡村振兴“对贫困户来说,脱贫其实并不难。我们为他们提供了技术、籽种和其他材料,他们只需辛勤劳动,就能丰衣足食。”在黄兴看来,合作社模式的浅尝辄止是不够的。脱贫后不返贫,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在产业升级和新产业的注入。

  “宁陕祖祖辈辈都在养蜂,但是改良技术之后的新式养蜂很少。”周世红表示,以前的每家自产的蜂蜜不仅产量低,也达不到商超标准,改良技术后使产业化成为可能。

  另一种则是将农户的土地征租过来,给予适当的租金,并聘请当地有劳动力的其他农民进行种植。

  勤劳如周世红、黄兴,他们在这片乡土上积极探索,农业合作社模式将贫困户与产业相连接,试图辟出一条光明的脱贫坦途。

  “我们根据市场销售情况来定生产,今年我会新增3000箱养蜂。”周世红也计划着提高产量,扩大基地。

  今年,黄兴在考虑开发黑豆深加工产品的同时,也在鼓励农户多种植一些市面上更好卖的香菇、木耳。

  受中蜂蜂蜜产量波动大和市场需求不确定性的影响,周世红不敢盲目扩大规模。黄兴也主要靠批发和部分零售销售豆子,将产品发给北京(楼盘)、西安、辽宁、上海(楼盘)等地的代理商。

  这样一来,贫困户能够依靠自己的双手劳有所得,养蜂产业也能依托乡村资源实现发展,而合作社则成为连接双方的枢纽,双赢局面得以出现。

  销售难题解决后,黄兴计划将当地一种特色黑豆进行深加工,做成营养代餐粉这样的产品,探索更为广阔的产业前景。

  碧桂园等企业的到来,对产业合作社的促进显而易见,打开相关农产品(000061)销路的同时,又对产业升级进行扶持。

  宁陕县也注意到了这个议题,他们与北京科技大学社会学系等高校就此进行了初步探索;在这方面,碧桂园等企业也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碧桂园的扶贫工作人员看来,合作社小规模的生产会增加成本,成本上升则又会导致市场竞争力不足,如此往复,形成恶性循环。宁陕农业急需规模化。

  “头两年,我们压力很大,在没有成绩的情况下,要说服农户加入我们、信任我们难度不小。”黄兴回忆。

  “单是资金的注入,而没有带来足够的客流量,是无法将这个地方盘活的。”碧桂园宁陕扶贫项目负责人表示,“我们计划将产业反哺旅游路线,旅游路线再带动产业发展。”

  目前,周世红已经将合作社规模扩展到了5个标准养蜂基地,1000多箱养蜂,正常丰收年可年产3万斤,并且开创了自己的蜂蜜品牌“疯婆娘”和“风情谷”。

  农户合作社初探

  “年轻人留不住,都到大城市去打工了,我们压力很大,招不到好的员工。”周世红对人才问题感触颇深,“农业对年轻人的吸引力不够,小微企业更是不好招人。”

  不同于普通商户,周世红的养蜂产业采用“合作社+贫困户”模式。在本地成立养蜂基地,再将标准基地里的蜜蜂分配给贫困户,由合作社统一管理,提供技术指导,教贫困户养蜂,最后统一采集销售。

  如何精准扶贫,如何授人以“渔”,如何可持续发展,成为了主要问题。

  “碧桂园去年年中开始,从我们这里拿货,去年的营业额碧桂园就占了40%左右。”黄兴表示,碧桂园能够为合作社拓宽销售渠道,对他进一步拓展业务帮助不小。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责任编辑:徐帅 )

  宁陕拥有陕南独有的风光,有林地33万公顷,森林覆盖高达90.2%,子午古栈道由南向北总穿而过,又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大熊猫、金丝猴、羚羊、朱鹮汇聚之地,旅游资源丰富。

  目前,宁陕山区居民正在陆续迁居到山下的安置小区,周边产业也正在筹建,脱贫之后的“乡村振兴”,正呈现出它的面貌。

  “人流量”也成为宁陕发展旅游的一大难题。黄兴计划在合作社基地周边发展田园综合体旅游,他坦言,如何引流也是难点。

  位于秦岭中段的宁陕县,是陕西省会西安(楼盘)南枕的绿色屏障,气候温暖、湿润,资源丰富。但其经济与西安相比,却是另一番光景,被列为国家级贫困县。

  而产业扶贫、精准扶贫后如何进行社区的重建、乡村的振兴,则是学者们关注的问题。

  企业帮扶下的产业升级

  据黄兴介绍,农户合作社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农户在自家土地上耕作,合作社提供技术、籽种和肥料给农户,农户种植合作社所要求的作物,收成时合作社将用高于市场的价格,对农户的收成定期回收。

  利用宁陕丰富的物产和自然条件,全域旅游、民宿投资或许能为这里的产业发展打开另一扇窗户。但如何引来客流、留住人才,成为了宁陕山区发展的关键所在;而在经济扶贫之后,如何实现整体区域的活化、安置社区的重建、生活方式的更新,则是更为深入和长久的话题。

  比如阿里巴巴,以电商方式为脱贫开路的同时,还成立脱贫基金,致力于婴幼儿教育等方面。

  当然,周世红自己也持有一定规模的蜂箱,她聘请当地的贫困户帮忙看守、打工,给予薪水,当下她手下便有17个这样的贫困户。

  随着精准脱贫工作的深度推进,重建乡村社会的共同体意识、推进现代化治理模式的深度融入,并形成一种整合性治理模式,促进乡村振兴,成为关键议题。

  北京科技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张瑞凯表示,宁陕脱贫后的区域活化,一是真正发展起旅游,或植入新产业,盘活资源;一是社区重建,文化传承与更新。

  不论是周世红的养蜂合作社还是黄兴的绿宝合作社,最大的问题首先都在销售。如何扩展销路,让产品走得更远,是产业继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做了两年之后,农户看到确实还不错,也都乐于将土地交给我们统一管理。”现在,在绿宝合作社的主基地上,99%的土地都纳入了合作社的范围内。

上一篇:逆流而上:邹凯陪高蜜产前训练,“康姨妈”吃

下一篇:不仅要脱贫更要奔小康